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美术课上的诡计
美术课上的诡计

美术课上的诡计

这节又是我的美术课,孩子们坐在桌前,安静的画着讲台上摆放的鲜花。

  「老师我的铅笔找不到了。」张小民举手向我求救,他画画的最好,不过也是调皮捣蛋的专家。

  还记得上一次我在地上给他找铅笔时,他冷不丁把一支藏在手里的铅笔,顶住内裤插进了我的屁眼,害得我差点没当场叫出声。

  不过今天,我对于他的恶作剧早有准备,所以我不慌不忙的走到张小民边,先看了眼他的画,觉得画的还不错。

  「刚才铅笔掉地上了,找了半天没找到,老师帮我找找好不好?」张小民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引我上钩,而我则没有犹豫,便假装傻乎乎的答应了他的要求,这时的张小民已经忍不住偷笑起来,随即就在我把屁股对着他,弯腰好像在找地上的铅笔时,张小民快速的拿出藏在袖子里的凶器,猛地戳在了我的屁眼上,然而另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铅笔竟然硬生生的被什么东西给顶了回去。

  我直起身,转头得意的朝他笑了笑,并同时拨开自己内裤的一角,只见一支大号的金属肛塞,圆鼓鼓的撑开着我的屁眼,结实的镶嵌在直肠里,张小民又是惊讶,又是一脸吃瘪样,显得十分可爱,不过我也没有让他失望多久,慢慢的拔出自己的肛塞,然后双手掰开两瓣肉臀,让屁眼像小嘴似的向外撅起,吐出了一支长长的铅笔??

  「最近怎么样?和儿子的关系好点了吗?」杨丽关心的问我,而我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,并且感谢她教我方法。

  杨丽说:「这么客气干什么,倒是你帮了我私教课的大忙,我还要感谢你呢。」跟着杨丽又和我具体聊起关于私教课的事,她说想带孩子们去户外写生,问我有没有意见,我说没什么意见,只是想这次活动也能带上自己的儿子,杨丽意味深长的朝我一笑,说:「等这次写生回来,我要把学生们的作品发上性吧论坛,让更多人来欣赏。」

  我问道:「性吧论坛?是网站吗?」

  杨丽解释道:「它是国内最大的情色交友网站,内容丰富、更新迅速,会员已经超过几万人,最特别的是它还有自己的美女主播电台。许晴你不是喜欢写小说吗?我希望你可以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,届时再邀请主播阅读,把我们的故事流传出去,让更多辛苦的单身妈妈享受到儿子的幸福。」杨丽的想法切实打动了我,于是便有了今次这篇小说,不过我不希望阅读小说的读者,单单只当它是一篇色文这么简单,我更希望它是许多单身母亲开启自己幸福之门的钥匙。

  周末,风和日丽,如约和杨丽一起骑车与孩子们到户外写生。

  杨丽上身一件紧身的运动短衫,下身则只穿一双浅棕色的连裤丝袜,这丝袜是她特地从日本带回来的,还送给过我,质地比之一般丝袜细腻光滑数倍,贴合着肌肤好似一层精油,不过最特别的是它裆部有条经线,好像一条细绳般勒在肉屄当中,深嵌在屄缝里面,逼得两瓣大阴唇向外鼓起,好像膨起的馒头。

  我对杨丽说:「看你这骚样,是屄痒了,迫不及待想被色狼轮奸是不是?」杨丽白我一眼,说:「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,这贱样都叫路上的男人给看硬了。」

  杨丽的话似乎没错,这时我的打扮除了和她一样,下身只穿着一双弹性十足的、日本进口连裤丝袜以外,屁眼里还塞着一只与塑料猪尾巴相连的大号肛塞,让我在把屁股撅起来骑车时,好像一头发情奔跑的母猪。

  「好呀,杨丽你说我。」我加快骑行的速度,想追上去打杨丽的屁股,但是他的儿子小俊马上过来拦我,反倒在我左右扭动的肉臀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!

  「嗯嗯嗯??」我的肉臀被他抽得一阵娇颤,夹紧的屁眼使猪尾巴发情似的翘了起来。

  「嗯嗯??」我呻吟着,又不服气的用高跟鞋踩住脚踏板追向杨丽,而这时小天也骑过来帮我打杨丽的屁股,很快的,孩子们分成两派,有的帮我,有的则是帮杨丽,而他们攻击的目标则都是我们两个女人的屁股。

  就听见一路上「噼噼啪啪」的脆响,我和杨丽的浪臀不断在男孩们挥舞的球鞋和手掌间抖颤着??连同我屁眼里夹紧的猪尾巴越翘越高,向上一抖一抖的好像在朝孩子们招手,希望他们打得更用力一些。

  这时,张小民又别出心裁的想出来,叫我们两个女人把高跟鞋给脱了,然后分四个人拿在手里。

  「预备,开始!」我和杨丽各骑在自己儿子的自行车后座,撅起着如成熟蜜桃般的丝袜大屁股。

  等两个儿子分别带我们骑出一段距离后,四个拿住高跟鞋的男生,开始疯狂的追赶我们,而这时我屁眼里的肛塞已经被取走,因为紧张和兴奋而缩紧的屁眼,好像害怕着被什么东西侵入,我对着儿子一个劲的大喊:「快点!快点!」与此同时,就见张小民握住高跟鞋的鞋尖,向上高举,然后看准时机,猛地把鞋跟往我的屁眼敲了下去!

  「嗯嗯嗯!」我浑身一阵激颤,连着奶头和阴蒂瞬间勃起到了极性吧首发点,骚屄里更是喷出一大股的淫水,而那支高跟鞋的鞋跟则已顶住丝袜,结实的扎进了我的屁眼,张小民放松手的力道,鞋跟很快随住我痉挛凸起的屁眼,与丝袜一起被我从直肠里挤了出来??

  「嗯嗯嗯??」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,又有一支鞋跟,在男生手臂举起与落下间,敲进了我的菊门。

  男生们玩的不亦乐乎,而我和杨丽两个贱婊子,也欣然享受着这一切。

  山野间,小河畔。

  我和杨丽全身上下只穿着一双连裤丝袜,被以不同姿势的绑吊在同一颗树下,如同两头被猎人捕获待宰的肉畜。

  「杨丽看你现在的样子贱不贱,就像条母狗。」她的双手被麻绳捆在身后,一条腿被弯曲的绑着,只能用一只脚艰难的支撑着地面,同时杨丽头还被迫的抬起,因为她后脑勺的头发被一条绳子,与插在她屁眼里的一支金属肛钩连在了一起。

  「你的样子有比起好吗?你这头母猪。」杨丽挪动了一下背后发麻的双臂,娇吟的对我道。

  而这时的我,则是弯曲膝盖、分开双腿的蹲在她的身下,双手同样被绑在身后,大幅度的向后撅起着屁股,两瓣如蜜桃般成熟的肉臀,已被汗水浸透,湿粘的丝袜贴着皮肤,泛起诱人的光泽。

  「嗯嗯嗯??」

  说话间,我们两个女人又被孩子们用柳条做成的鞭子抽打起来,撅起的浪臀一阵阵的娇颤,荡在奶头夹子下的乳铃发出一连串的脆响,踮起的丝袜脚,在泥地上来回挪移,不时的因为屁股火辣辣的刺激而绷直脚尖,与此同时,一股高潮的淫水夹带着失禁的尿液渗出裤裆,顺着两条丝袜长腿流淌下来。

  夕阳斜下,金色的余晖间隔着树荫,洒在我和杨丽的身上,形成一副别样的美景,孩子们围坐在我们身前,认真的作画。

  「杨丽,你觉得幸福是什么?」

  「幸福??幸福??就是享受快乐??」杨丽说完话的刹那,脸部一阵扭曲,塞在她屁眼里的肛塞噗得向外弹飞,直肠外翻的喷射出一大股清水??「呃呃呃??」杨丽浑身痉挛似的不停颤抖??

  而这时的我,肚子也是一阵绞痛,我强忍着缩紧菊门,用力的夹住肛塞,从牙齿间挤出字道:「我觉得我们的幸福??就是孩子们的微笑??与我们快乐的痛苦??啊啊啊!」说到这里,我忽然控制不住的向后挺起屁股,屁眼内的肛塞如同炮弹般弹射出去,连同一大股清水从脱肛的直肠中激射而出!

  我和杨丽的故事还在继续??如果你们想听的话,那就来性吧寻找吧??嗯嗯??

  【完】